热门小说网是一家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专注为小说爱好者提供各种好看的热门小说。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言 > 一念情深,再念成殇 > 一念情深,再念成殇完整版免费阅读第14章《一念情深,再念成殇》

一念情深,再念成殇完整版免费阅读第14章《一念情深,再念成殇》

发表时间:2020/9/17 17:04:45来源:微阅云热度:

《一念情深,再念成殇》是一本文笔极佳的现言类型的小说。主要讲述:坐上车后,我的心突然很空很空,总觉得什么东西被生生的挖走了。我趴在窗户上,往外头看,看见疾驰的风景,远去的顾氏大楼,还有...

一念情深,再念成殇

  许是对我心生怜悯,张木答应了我的请求,愿意违背顾北曜,再来帮我一次。时间定在两个星期之后。

  那时候,我的手差不多就能拆掉纱布了。

  我越来越听顾北曜的话,会笑了,会闹了,顾北曜脸上生出几分欣慰,“漪漪,这样挺好。”

  我倒在他的怀里,看着平板上头放的电影,《东京爱情故事》,良久,眼眶里盛满了泪水。

  他的指腹揩过我眼泪,“漪漪,你怎么还哭了?”

  “这部电影好感人。”

  “电影都是假的。”

  可现实往往比电影更假,更残忍。

  我咬着他的衣袖,埋进他的臂弯,又问,“北曜,我的手快好了,不知道这手戴上结婚戒指还好不好看。”

  “……好看。”

  “人家都说女人穿婚纱的时候最美,我穿婚纱也一定很好看的,对不对?”

  “对。”

  “那日期呢,北曜,我们要不要先定个日期?”都到了这个时候了,我还存着一丝不切实际的幻想。

  他沉吟片刻,久久不回,浇灭了我所有的幻想。

  我只好强笑,“日期先不慌,要领证随时都可以去民政局。”

  他低下头吻我的唇,卷着我的舌头,吻完,深切的望着我,“漪漪,清音又住院了。等她好点了,我们再举行婚礼。”

  我的心登时一凉。

  原不过就是开玩笑的一问,却连玩笑里都要夹杂着一个“顾清音”。

  我失笑,“好。等顾清音病好了再说。”

  他从没想过买戒指跟我求婚,没想过婚纱,婚礼,领证,我非要拉着他跟我一起做梦。

  原是我的错。

  我的手好了,他也不会娶我。

  他总是有各种理由。

  我自觉地闭了嘴,嗅着他身上的味道。

  一天之后,我等着医生过来给我的手指拆纱布和夹板,医生说,我这双手最少也要修养一年。

  可我等不及了。

  张木在今天给我准备了车,机票和签证。顾北曜去照顾生病的顾清音,没有保镖,没有看护,来接我的管家都被我打发走了。

  只有这么一次机会。

  坐上车后,我的心突然很空很空,总觉得什么东西被生生的挖走了。我趴在窗户上,往外头看,看见疾驰的风景,远去的顾氏大楼,还有我死去的心。

  张木看出些许不对劲,“夏时漪,你是不是不想离开?”

  “不,我想离开。”

  嘴上这么说,可我还是想再最后跟顾北曜道个别,我很想告诉他,顾清音没他想象的那么好,他应该娶个好姑娘。

  我低头看着一双残破不堪的手,“老师,能不能拜托帮我打一个电话?”

  不知他是不是还在医院里照看着顾清音,电话响了很多声才终于被接通,我似乎能听到他安静的呼吸,不禁压抑的叫着他的名字,“北曜。”

  顿了很久,耳边传来他疑惑的声音,“漪漪?”

  “嗯。”我点点头,艰难道,“北曜,我不想死,我要走了。拜托你不要来找我。我只想平凡的活着。我有没有告诉过你,两年前的下雪天你把我捡回来的时候,我就爱上了你。”

  嗓子哽咽住,顿了顿,又道,“其实,我后悔了,我宁愿被冻死,也不想遇见你。”

  我的眼泪控制不住的簌簌滑落。

  他有些怒了,“漪漪,你现在在哪里?!”

  我抽了一口气,“我不会告诉你的。北曜,以后,我会忘了你。我会喜欢别人,再生下一个可爱的孩子。”

  “我不允许!”他狂暴的吼道,“夏时漪,你给回来!”

  我流着泪,手机放在大腿上,我尽力的弯腰才能贴在耳朵上,“顾北曜,你不要喜欢顾清音,你……”

  话还没说完,忽的天旋地转,我惊恐的抬头,见车直直的撞向了前面的大卡车。

  手机从我的大腿上滑落。

  我的五脏六腑似乎都位移了,耳朵里轰隆隆的,模模糊糊的听见有人着急的唤我,“漪漪,漪漪,漪漪……”

  是叫一一呢?

  还是唤我呢?

  顾北曜,遇见你,是我的劫。

  我闭上眼,忽然想到,这样死掉了,也挺好。

一念情深,再念成殇》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一念情深】 或 【再念成殇】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一念情深,再念成殇

一念情深,再念成殇

  • 来源:微阅云
  • 时间:2019/9/30 8:58:14

那年冬天,冰天雪地,他捡起了她,从此,他成为了她生命中唯一的人。可是,他宁愿上一个妓女也不要她。她渴望成为他的女人,终于得偿所愿之时,他却让她打掉孩子。原来一厢情愿的爱情,就得认赌服输。他败给了他心爱的妹妹,失去了一双弹钢琴的手,失去了最亲爱的老师,也终究是失去了他。生死之际,她唯一的愿望是,顾北曜,你放过我吧。奈何桥上,我定多饮一口孟婆汤,将你忘的一干二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