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网是一家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专注为小说爱好者提供各种好看的热门小说。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言 > 龙颜骑士 > 龙颜骑士完整版免费阅读第20章世外生活

龙颜骑士完整版免费阅读第20章世外生活

发表时间:2020/10/19 2:43:43来源:掌中云热度:

《龙颜骑士》小说完结版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现言类型的小说,全文讲述:“不、不是这样啦,不可以把地方弄得那么脏……’小云大为紧张的道:“灶头湿了的话要怎样弄火煮东西啊……’...

龙颜骑士

王大妈的家距河不远,二人不消多久就回到来了。

“恩公你们回来啦。”正在忙于做饭的王大妈扭头,又转向小云道:“唉呀,你这丫头怎么还湿着的,快去换衣服啊!”

“对,快去吧。”阿浚推推小云道。

听阿浚这么一说,小云登时如获大赦,一溜烟的跑去拉开布帘躲到房间里头。然而在临进房以先,小云却禁不住偷瞄阿浚一眼,这一举动显得甚是可爱。

阿浚看在眼内,只觉小云是个内向怕生的小女孩,并无太多联想。

心想自己不好白吃白喝,阿浚便自动请缨道:“大妈,有甚么可以帮忙的话就请尽管吩咐。”

“怎么好意思叫恩公做事哩?恩公坐着就可以啦。”王大妈推却道。

“我在这里白吃白喝,不做点事情说不过去,大妈你就让我安心的吃顿饭吧。”阿浚坚持道。

王大妈还想争取,但毕竟自己年老力衰,先前小云堕水已让她折腾一番,现下还得要做饭,说有心有力就一定是假的。

“那,恩公你就拿这些饭菜去桌上吧。”将锅上的菜盛到木碟上,王大妈说道。

阿浚将灶上的碟拿去,见得菜的份量着实是小,不禁想道:“王大妈如此好客,该不会有意待薄我。菜的份量大概只够二人食用,这家的食粮看来真是相当紧绌……’

心觉不好让王大妈难堪,阿浚便对饭菜份量缄口不语。

“饭应该差不多好了。”王大妈这么说一句,便掀开锅盖来看:“嗯,可以吃了。”

阿浚偷偷瞄了一眼,见饭量虽然较先前的菜为多,但要让三人饱肚似乎有些勉强。

“这个份量……农村果然奉行简约主义哩。”阿浚耸耸肩,略带无奈的就拿着几个木碗走去让王大妈盛饭了。

“恩公,这边已经好了,可以帮忙叫一下小云吗?”王大妈向阿浚说道。

见王大妈不便经常走动,阿浚自是点头答应下来。

走到房门外,阿浚便朗声问道:“小云,衣服换好了吗?”

“好了…’

小云的回应声如蚊蚋,阿浚几乎就要听不到她的说话了。

“好了的话就出来吃饭吧。”阿浚再道。

闻言,小云便小心翼翼的掀开布帘,探头出来看着阿浚。

直至此刻,阿浚才有机会仔细观看这女孩的样子。

一头麻色的及腰长发,扎在小头脑后的蝴蝶结,水灵灵的蓝色大眼睛占去了脸的一半以上,小鼻子玲珑可爱,樱桃小嘴不安的紧抿着,淡淡的红晕把俏脸染成娇艳的颜色,样子看来煞是可人。

阿浚见得此幕,竟是禁不住心神一荡,喃喃说道:“好可爱。”

“还躲在那边做甚么?出来吃饭啦。”王大妈的一声叫唤,不单召来小云,也把阿浚的魂魄给唤回来。

偷偷瞄阿浚一眼,小云这才略带犹豫的从门后出来,有意无意的绕过阿浚走到饭桌前坐下。

将饭和三双竹筷放在饭桌上,王大妈挪过木椅便坐在小云对面,又向阿浚道:“来,恩公,你也别站着了,坐下吃饭吧。”

“嗯。”收敛心神,阿浚便坐在王大妈和小云的侧旁。

“家穷,没甚么好东西可能拿出来招呼恩公。”王大妈此话不假,按方才阿浚所见便可见一二了。

“能吃能睡就要感恩了,用不着事事都非上品不可。”阿浚回了一句,就开始吃饭了。

“嗯……’王大妈心忖自己实在没甚么东西可以用来报答阿浚的恩情,能让人稍为看得上眼的只有小云这个孙女。要报答阿浚的话,就只剩下将小云许配予阿浚一途了。

心到口到,王大妈就直接问道:“恩公,你觉得我这孙女如何?”

正要伸向饭菜的筷子登时顿下,阿浚虽然早就有心理准备,但不料王大妈居然会如此直接的问出,让阿浚多少有点措手不及。

思量一下,阿浚便避重就轻道:“是个内向害羞的小女孩。”

“就这样而已?没其他特别的?”王大妈略感失望的道。

望望小云,阿浚如实答道:“长得挺可爱。”

“可爱啊…’王大妈扬扬眉,似是窥见得一丝曙光。

“大妈,还是快点吃饭吧。”为防王大妈进一步追问,阿浚赶紧道:“放凉就不好了。”

“嗯…好的好的。”阿浚话说到这,王大妈也不好不吃饭了。

接下来,阿浚都摆出一副正襟危坐的样子,予人一种食不言寝不语的感觉,让王大妈不敢再开口讲甚么,生怕惹恩公不高兴。阿浚和王大妈如此,更不用指望小云会主动说话。

一顿晚饭,就在这片尴尬的沉默之中度过。且不说王大妈和小云感受如何,阿浚本人倒是乐得清静。

饭后,王大妈趁天色尚未太暗,便在灶旁的五斗柜中取出几根蜡烛,拿一支火柴出来就在屋内亮起了烛光来。

“天黑了的话就甚么也看不见了,趁现在亮点光出来,好在睡之前把事办完。”王大妈解释道。

“嗯…’心知这家不富,阿浚便道:“那我们就快点吧,不然就浪费蜡烛了。”

“是的。”王大妈点点头,道:“小云,你也来帮忙。”

“大妈你歇着就好,让我来吧。”阿浚说道,这就开始收拾起饭桌来。

“唉呀,这……好吧。”王大妈本想推拒,然而又想到这是个让阿浚和小云增进感情的好机会,就改口道:“小云,快去帮恩公忙吧。”

阿浚挑挑眉,却没说甚么,只是保持沉默的任由小云帮忙收拾。饭食简朴,用过的餐具连同煮食用具加起来只有十来件,在阿浚和小云合力处理之下不消几下功夫就全数移至灶上。

“那边有盆水,是用来清洁的。”王大妈指指灶旁地上的一个封盖木盆道。

“这个吗?”阿浚蹲下身子打开木盆,内里果然有些水。

“那…那个……’

“嗯?”阿浚转过头来,就见得小云不知从哪里拿出另一个小盆来。

“这…这个盆是用来洗碗的……’小云呈着小盆的两手微有颤抖,嘴上虽是对着阿浚说话,两眼却是望着别处,生怕眼神一接触就会出事似的。

“谢谢。”阿浚接过小盆,盛了些水就将小盆放上灶头。

“那个…布……’小云又拿了块粗麻制的碗布给阿浚。

“嗯。”接下碗布,阿浚望望灶上的碗碟餐具,心想虽然自己在家中也曾有洗碗的经验,但这乡村地方环境条件不同,处理方法可能有所差异也说不定。

阿浚心想只要洗得干净就好,湿湿碗布再扭干,就开始将几只碗碟放入盆中清洗了。

“咦……’在一旁看着的小云发出了疑问一声,似乎是不解阿浚的做法与她惯常所见为何不同。

阿浚可管不了这么多,将碗碟浸在盆水中随意洗几下,就拿出来用碗布擦干,算是洗了第一只碗。

“哎、哎,不…不能那样做的……’见得阿浚如此作,小云禁不住气急败坏的道。

“哦?”阿浚望向小云,以眼神询问她的意思。

“呃,那个…嗯……那个……’小云口吃了几下,这才吞吞吐吐的道:“那些碗是木造的,弄得太湿的话之后会发霉,不能用……’

“唔……’阿浚点点头,心想小云说得有理,便赶紧将盆中的木碗取回,并用碗布抹干。

小云拿起那几只木碗,分别放在屋中几个通风地方,好等它们快快干下来。

“不能将碗浸入水的话,就只能用碗布弄干净点了。”阿浚暗忖,拿起另一只木碗来,再用碗布清洁碗面。

眨着眼睛,小云细看阿浚所做的每一工序,虽然和自己一贯的方法不大相同,但也没甚么大问题可以挑剔了,便一声不吭的看着阿浚洗碗。

纵是不大习惯小云的视线,阿浚也是专注的做着手上工作。洗好几只木碗,碗布开始有些脏了,阿浚便将其浸入小盆中清洗。哪知盆中清水太多,阿浚在濯洗碗布时一时用劲过度,便将盆中清水给溅了出来。

“呜!”站在一旁的小云不幸遭殃,被溅湿了身子。

“抱歉。”阿浚歉道:“你还好吗?”

稍为退开两步,小云连连摇头表示没事。

“那就好了。”见小云没事,阿浚便低下头来继续洗碗。

嘴上说没事,小云还是多少有些不满的,但听她小声的咕哝道:“为甚么会那么不小心的……’

拿起另一木碗,阿浚继续以碗布清洗,讵料碗布太湿,一抹上去连木碗也是湿个大半。

“不好…’阿浚拨拨木碗,让过多的水份流出,倒是意外地再把灶上弄湿了。

“不、不是这样啦,不可以把地方弄得那么脏……’小云大为紧张的道:“灶头湿了的话要怎样弄火煮东西啊……’

接二连三的犯错,阿浚不禁叹一口气,道:“看来男人果然是粗手粗脚的,做不好家务。”

“真是的…’小云鼓起两鳃,以着半带埋怨的口吻嘀咕道:“接下来的让我做啦。”

阿浚着实是没有立场可以反对,只得让出位置给小云接手自己的工作。

“真是个持家有道的女孩。”阿浚感叹的道。

“对啊恩公,小云是个不错的妻子人选吧?”王大妈乘机问道。

不料王大妈有此一问,阿浚心中一突,随即答道:“当妻子不单要家务做得好的,大妈。”

“恩公要求真高哩。”王大妈乐呵呵笑道。

阿浚不作回答,反而转换话题问道:“大妈,除洗碗外还有甚么要做的?”

“也没甚么的,把灶头上那些不能再烧的柴丢到外面去就可以了。”王大妈答道。

“我现在去做吧。”阿浚坐言起行,道:“别浪费蜡烛了。”

来到灶头前,望着眼前一堆烧黑了的木柴,阿浚搔搔头,道:“这应该怎样收拾哩?”

王大妈还没出声,旁边的小云经已抢先答道:“这些柴……通常是一根一根的丢在外面的……’

“原来如此。”暗暗庆幸自己今次没擅作主张,阿浚便依着小云所言,逐一将灶头上的木柴收起。

“等、等等……’听得小云出口制止,阿浚就知道自己又碰钉了:“不是所有木柴都要丢的……有些还能烧,要留着……’

“这样嘛…’片刻前还道自己学乖,阿浚现在几乎是无地自容了。

略带无奈的将不能再烧的黑柴拣出来,阿浚便将其一并拿到外头去。

“门外已经有一堆不能用的柴,恩公放在那里就可以了。”王大妈提醒道。

“嗯。”阿浚应了一声,这就将黑柴都堆在外头去了。

小云毕竟熟练,不消多久就把碗碟给全部清理干净放回原处了。

“该做的都做完啦,要睡啦。”王大妈吹熄烛光,屋中便黯淡下来。

烛光虽灭,但外头透进的月光恰好足够看到事物的大概轮廓,让人不致无法视物。

“大妈你和小云回去房间睡吧,我睡在柴房就可以了。”阿浚说道。

“这怎么行!让恩公睡在那种地方…’王大妈即时反对道。

“难道要我为自己的舒适而委屈一位老婆婆和一个小女孩吗?”稍稍回过头来,阿浚背对王大妈道:“吃苦这种事情,由男人来做就可以了。”

阿浚此话一出,王大妈登时语塞,只有哑然目视着阿浚走进柴房去。

“唉呀……’长叹一声,王大妈感慨的道:“好久没见过这么有男子气慨的年轻人了……要是当年臭小子多像恩公几分的话,我的好媳妇也不用被吃掉了……’

小云虽无言语,但她一直定睛在阿浚那壮硕的朦胧身影上,直至他进房拉起布帘才收回目光。小云眼中流露出的,有好奇,有羞涩,亦有几分憧憬。

“啊,对了对了…’王大妈忽地想起甚么似的:“不可以任由恩公睡在草堆上,至少要拿些棉被给他,不然会着凉的。”

“过来帮忙。”向小云叫唤一声,王大妈就走到睡房的一个木柜前,睡出两三张被褥来:“你拿枕头。”

小云依言照做,两人就拿着床具一同走去柴房。

“恩公打扰了。”王大妈先在帘后知会一声,就偕同小云进去了。

“怎么了?”随意挑了个地方躺下的阿浚见二人进来,就问道。

“这里有些被铺和枕头,恩公今晚就不用太辛苦了。”王大妈蹲下身子,以双手将被褥递给阿浚。

“大妈别太操劳了。”阿浚连忙爬起身子接过被褥:“我还年青,吃点苦还是可以的,倒是大妈你别太辛苦了。”

“恩公太客气啦,做这点事情是应该的…唉哟!”正想站直身子,王大妈却是不慎扭到腰。

“大妈你还好吧?”阿浚上前搀扶着王大妈,慰问道。

“没甚么,人老了就不中用啦…’王大妈回道。

“我先扶你回房休息。”一手扶臂一手搀腰,阿浚就扶着王大妈回房。

“唉呀唉呀,恩公真是个好心的年轻人哪……’王大妈欣慰的笑道。

看着这一幕,小云的幼小心灵之中只觉五味杂陈,不知是喜是悲。在感到阵阵高兴的同时,几分泪意又悄悄涌出,着实让小云这个还是年幼的小女孩摸不着头脑。

扶王大妈回到床边坐下,阿浚就问:“腰现在怎样了?”

“小事而已,老人家常常都会不小心伤到腰的啦…’久久未闻一声年轻人的关切话,王大妈便是腰痛也觉高兴:“哟,过阵子就会好了。晚啦,恩公你快去睡吧。”

“嗯。”阿浚点点头,这才离开回房。

来到柴房门前,阿浚见得小云站在自己的床铺前发呆,便问道:“怎么了吗?”

“没、没甚么……’一见阿浚回来,小云便逃也似的离开柴房,回卧室去了。

对小云如此表现,阿浚开始习以为常,也没放在心上的躺在被铺上就睡了。

“真是个奇妙的一天哩……’

卧在床铺之上,阿浚仰望那繁华都市不曾看见的绚丽星空,默默咀嚼今天发生的一切。

在海彷遇上一个自称命运之轮的白袍小孩,莫明昏睡过去,醒来的时候经已身处这异界。二度来到此地,自己仍是不甚熟识这个世界,又置身杳无人烟的丛林,只能尽力先找个有人的地方投靠再作打算。寻觅多时,正当以为无望之际,自己终是来到这个村落,同时仗义救了个遇溺的小女孩,然后就顺理成章的投靠这户人家了。

“那个白袍小孩说要指引我的未来吗……’想到命运之轮,阿浚不禁满腹狐疑:“的确,我是离开了香港…不,这个地方的语言、环境,都跟地球不一样……即是说,我甚至离开了地球……但,待在这个村子能使我看到未来吗…?”

眼前彷佛浮现出小云的脸容,阿浚不由得轻叹一下。

“大妈要将小云许配给我作为报答……唉。”阿浚暗暗谓然道:“按农村的封建思想来说,一个女性被男性所救,以身相许是说得通没错……而且,大妈想让小云有个归宿也是可以理解的。只是,婚姻大事岂能如此儿戏?”

“我或许想在这里生活……但不想随便跟一个才认识一天的八岁女孩结婚。”顾虑到自己的意志和王大妈的心思,阿浚深吸一口气,喃喃自语道:“再在这里生活一阵子吧……可能到了某一天,我真的会喜欢上小云,决定一生都和她在一起……’

姻缘之事,又勾起方娜的回忆,阿浚的叹息更加的重了。

“方娜……我第一个全力去爱,然后全力去恨,最后发觉自己根本狠不下心去恨的女人……’头上的点点繁星是那么的美丽璀璨,阿浚却只想无奈的掩面:“为甚么事情最后总得要变成那么复杂?简简单单的去活、简简单单的去爱,真的是那么奢侈吗?”

强烈追求简朴的想法,加强了阿浚留下的心意。

“倘若小云真的能够一直那么单纯……倘若这个村子可以一直这样平静……倘若一切都这样安稳的话……’

合起双眼,阿浚默祷道:“拜托了,这是我惟一的心愿……’

“让我的余生平平安安、无风无浪的和我所爱的人一起度过吧。”

另一边厢,早就与王大妈一起上床的小云迟迟未能入睡,皆因内心那前所未有的思潮起伏着实教她心乱如麻。

“真是的,那个哥哥怎会这么粗心大意的……’小云鼓着两鳃,生着闷气道:“明明只是洗个碗,为甚么就会搞出那么多麻烦来?男生都这样笨手笨脚的吗?”

“不过,他有帮到奶奶,那就算了……’一方面恼着阿浚,小云另一方面又对他存着几分好感:“村里的大人都忙着下田,姐姐们又忙着照顾其他孩子,不然就是家里有针线活儿要做……总之就是没人帮到她了。”

“奶奶身体不轻,有时候想扶她也觉得很辛苦……但那个哥哥好像完全没问题哩?”小云心想道:“这样说的话,那哥哥的力气还真大……’

脑海中闪过阿浚那身横练的筋肌,小云只觉一阵脸红耳热。不单是为自己的偷窥行为害臊,亦是因着见得充满魅力的异性身体而产生遐想。

“力气大的哥哥…我溺水的时候也是由他抱我出来的……’嘴角不自觉的微微上扬,小云可说是既羞又喜。

强壮、沉静,又暗带几份笨拙,阿浚散发出来的特质不知不觉间已经吸引住小云了。

“那哥哥要是不擅长做家务的话,让我来做就可以了……’照顾阿浚的想法逐渐生出,小云暗暗笑道。

当夜,小云就含笑入眠了。

一夜无梦,阿浚一觉睡到天明。

躺的不是高床软枕,而是不甚舒适的麻布床,底下还有多少扎肉的木刺细柴,阿浚能睡着全是因为劳累所致。乍到异地,又攀山涉水了半天,阿浚不论是心灵还是肉体上都消耗不少,故昨晚才能安睡下来。

窗外日光透进,照在阿浚脸上,将他唤醒过来。

“唔…’

坐起身子,阿浚单手按脸,让精神慢慢恢复。

“已经早上了吗……’

看着外头阳光大作,即使不说日上三竿也不能算早了,可见阿浚昨日着实是困累。从床上起来,阿浚走出柴房,见得小云和王大妈早就起了床,正在忙着准备早饭。

“啊,恩公你起来啦。”埋首灶头的王大妈回头来笑道。

“早安。”阿浚点点头回道。

“早饭差不多好了,恩公你先从那个盆拿点水洗个脸吧。”王大妈望望灶边的木盆道。

阿浚闻言,便在灶上拿了个小木盆盛水,顺手拿了块新布沾水,扭干后就用其洗面了。

简略梳洗过后,阿浚便安坐在饭桌前等着。顷刻,王大妈便端着一碟热腾腾的素菜和一碗白饭放在阿浚面前,道:“要你等了,恩公。”

“谢谢。”阿浚回道。

待小云将自己和王大妈的饭拿来,三人便开始了早饭。

“恩公,昨晚睡得如何?”王大妈问道。

“还好。”阿浚简略的答道,语气听来似是不置可否。

“要恩公睡在柴房,实在是怠慢了…’见阿浚似有不满,王大妈便歉道。

“至少我还是一觉睡到天亮的,大妈就别介怀了。”阿浚解释道。

为免王大妈又说甚么客气话,阿浚便顺势转移话题道:“今天大妈有甚么工作要做?”

“一个老人家还能做甚么?不就是留在家里做做家务、补补衣服啊。”王大妈答道。

“那,我有甚么可以帮忙?”阿浚续问道。

“欸,怎么能叫客人帮忙做家事的呀。”王大妈摆摆手,道:“不过要是恩公不想呆在这破屋子里的话,可以帮我照顾一下我的孙女啊。”

“噫…’听得王大妈的提议,小云发出了不甚愿意的一声。

这也难怪,要阿浚照顾小云,意即接下来一整天两人几乎都要形影不离,这要叫小云如何不紧张?

“怎么啦?你不喜欢吗?”王大妈不悦的问道。

“那个…唔…呃…嗯……’小云欲言又止,吞吞吐吐的不知要如何反对。

“就这样定了,恩公你今天就替我好好看管这顽皮鬼吧。”王大妈一句话斩钉截铁,断绝了小云异议的机会。

“顽皮鬼?”这个字词与现下那内向害羞的小云着实格格不入,阿浚只觉不可置信。

“对呀,这丫头可皮得很哪。”王大妈说道:“不过昨天和现在都不知为甚么会这样乖,平时可是连吃饭都要跑出去抓她回来,哪会像今天这样帮忙造饭呀?”

“之…之前也有帮忙的……’小云不甘心的申诉道。

“那是多久以前的事啦?真是的。”对小云的申诉不以为然,王大妈向阿浚拜托道:“总之,我这孙女就交给恩公你了。”

“嗯。”阿浚点了点头答应下来,旋即察觉王大妈此话含意并不单纯,奈何已经作出答复,要反悔也是不能了。

“我就知道可以放心。”王大妈开怀的笑道,这笑容当中隐含的安慰看在阿浚眼中,可真是五味杂陈了。

“收拾工作交给我就可以了,恩公你就带着小云去玩吧。”王大妈推着阿浚和小云道。

“这样的话……我们就出去了。”阿浚还想帮王大妈收拾,只是见她态度坚定,就不好唱反调了。

二人出了茅屋,阿浚就对着小云道:“来,我们走吧。”

“嗯…’低着头红着脸,小云轻轻的应道。

如此,两人便从茅屋出发了。

龙颜骑士》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树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树读书)或者(dushu567),关注后回复 【龙颜骑士】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龙颜骑士

龙颜骑士

  • 来源:掌中云
  • 时间:2019/7/19 9:03:02

胜利者写下荣耀的战绩,劫忽略不欲为人知晓的部份。 包括龙皇临终前留下那句令人类忌讳的遗言。 “我必再来,为讨同胞血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