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网是一家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专注为小说爱好者提供各种好看的热门小说。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纯爱 > 末日解码 > 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末日解码在线阅读第12章下一站,日本

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末日解码在线阅读第12章下一站,日本

发表时间:2020/10/19 1:04:10来源:书香云热度:

《末日解码》是一本纯爱类型小说,精彩章节阅读:“你看,虽然你不情愿,可是事情不还是都安排好了么?既来之则安之,来都来了,你何不好好的看一看风景呢?就算我们找不到什么,...

末日解码

现在发现他的担心是多余的,可他一样也没觉得开心。

这人啊,真的是难以理解。

苏荷还觉得成泽麻烦呢,长成那么一张祸国殃民的脸,还四处晃荡,嘴还不好,真是愁死人了。

……

有一个形容迟钝的成语叫后知后觉,但是黄小鱼觉得,形容成泽迟钝,这个词不怎么恰当,得换一个,那就是把他卖了他还能帮人数钱呢。

从上飞机,一直到飞机落地,直到听到广播里响起的声音是日文的时候,成泽一脸茫然地看向他们:“我们不是回国么?怎么来日本了?”

黄小鱼感动的热泪盈眶,“你居然还听的出来是日文,大兄弟,我对你的脑子刮目相看啊!”

成泽看着他冷冷地说道:“我对你的脸也刮目相看,一个人能长得你凑成你这副贼眉鼠眼也是不容易。”

成泽不再看黄小鱼,转过头看向苏荷问道:“我们这是去哪?”

“山口县。”苏荷推了推眼睛说道:“好了,飞机快要降落了,有什么问题,我们下了飞机之后再说。”

成泽点了点头,转回了身体,他不太聪明的脑子开始飞速地运转,在日本有什么比较可怕的东西么?他可不想再被苏荷威胁了。

“山口县这个地方很特别,它是连通日本与朝鲜半岛乃至中国的交通要冲,但是这些跟我们没什么关系。”苏荷卖了个关子。

他们刚下飞机,正坐在机场里的一家中国餐厅里吃饭,成泽便已经迫不及待地问起来他们来到日本的原因。

之前陆沉调查过,千鼠一伙人离开泰国之后就来到了日本的山口县。

“那这个地方什么跟我们有关系?”黄小鱼问道。

苏荷微微一笑:“传说中的杨贵妃并没有死于马嵬坡,而是逃亡到了日本,日本著名女星山口百惠就曾经公开声明,说自己是杨贵妃的后人,她绘声绘色的描述了,杨贵妃逃亡日本之后,在日本生活繁衍后代的故事。”

“到现在,山口县还有一个杨贵妃墓,每年还有大量的游客来这里参观,当地设有杨贵妃的雕像,山口县能吸引千鼠注意来到这里的,恐怕也就只有这一个杨贵妃墓了。”

“扯淡!”陆沉拧着眉头说道:“杨贵妃是中国人,怎么就跑到日本来了?”

“是真是假,我们还要去看过才知道。”苏荷沉着地说道。

“看也是白看,”黄小鱼一锤定音地说道:“你想,这墓要是假的,我们有什么好看?如果说这墓是真的,我偶像都看过了,你觉得还能留下什么?”

众人齐齐地看向黄小鱼,第一次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居然无言以对。

但是既然来了,总不能这么回去,看还是要去看看的。

到达山口县后,乘汽车来到山口县长门市大津郡油谷町,在油谷町一个名为“久津”的海边小村找到了日本知名寺院---------二尊院,杨贵妃的墓就在这座寺庙内。

苏荷一行人走院门,就看到了一尊引人注目的雕像,正是杨贵妃的雕像立在院中。

依依看着什么都好奇,拉着黄小鱼四处的看,陆沉则是有一些抵触情绪,绷着一张脸,活像别人欠了他钱。

苏荷觉得好笑,这人办案时沉着冷静,推理时逻辑缜密,但是一碰见某些事情,却执拗的像个孩子,实在不向是一个干练有素的警察。

“对了,我们是不是得先订酒店?晚上住在哪里啊?”苏荷故作惊讶地说道。

陆沉瞥了她一眼,闷声说道:“这个不用你操心,我都安排完了。”

陆沉刚说完,就看到苏荷亮晶晶的目光,真是奇怪了,不是戴着眼镜呢么,怎么还会觉得她的眼神明亮的他都不敢直视?

“你看,虽然你不情愿,可是事情不还是都安排好了么?既来之则安之,来都来了,你何不好好的看一看风景呢?就算我们找不到什么,这也是一种经历呀。”苏荷苦口婆心地说道。

对陆沉,苏荷跟对成泽是一样的,都有一种吾家有男初长成的感觉,在她眼里,他们都是弟弟,这让一直做别人妹妹的苏荷有一种说不出的成就感。

包容中二期闹别扭的弟弟,也是一个姐姐该做的事情呀!

苏荷很是自豪地想到。

陆沉忍了忍,终于忍不住说道:“有什么好看的,日本我都来了不知道多少次了,早就看腻了。”

苏荷:“……”中二期的弟弟真的很讨厌。

似乎不管到哪里,陆沉都有熟人,也没看他做了什么,只是打了一个电话,不止酒店的问题解决了,几人的行程都安排好了,看着陆沉的安排,他们这次还真的像是单纯的来吃喝玩乐的。

参观完了二尊院已经到了下午,依依已经累的睁不开眼睛了,她到底是小孩子,趴在黄小鱼的背上打瞌睡。

太阳落山的时候,他们走出寺院,苏荷无意间回过头,正好看到夕阳的余辉落在了杨贵妃的雕像上,整座雕像被染成了橙红色,看上去圣洁光辉。

苏荷一时间不由得有些呆了。

或许没什么理由,苏音只是想来看看,凭借这一眼回眸的美丽,也许就是理由。

“苏荷?”陆沉见她迟迟没有动,不由得回过头唤了她一句。

苏荷这才回过头来,急匆匆地跟了上去。

日本似乎真的没什么线索,来了三天,苏荷每天都出去,希望能听到像在泰国那样碰见店老板,可以得到一些意外收获,可是三天了,他们什么都没找到,那些黑衣人也没有再出现过。

最后这一点,苏荷都不知道该庆幸还是该失落了。

倒是依依,玩的是非常尽兴,她最近跟黄小鱼的感情突飞猛进,连苏荷都不大理了,黄小鱼玩的开,又有耐心,还任由小姑娘欺负,依依可喜欢他。

时间一长,没有与千鼠有关的线索,苏荷的心思便淡了许多,回过头发现女儿最爱的不是她啦!看着嘴里喊着小鱼哥哥的依依,苏荷突然觉得吃醋了。

但是黄小鱼可以陪着小姑娘疯玩,但是有些事情他却是做不到的,比如说扎辫子。

小姑娘顶着乱乱的头发终于想起妈妈的好了,跑着来找妈妈扎头发。

苏荷一肚子的酸醋,轻哼一声地说道:“找你小鱼叔叔去啊,现在知道找妈妈了?”

苏荷这么说,还是伸手帮她扎好了鞭子。

依依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突然看着苏荷认真地问道:“妈妈,为什么别人家的妈妈会做小点心、打毛衣还会剪纸插花,你却连个鞭子都扎不好?”

“小没良心的,你现在是在嫌弃我?”苏荷不敢置信地问道。

苏荷都气笑了:“那别人家的小孩子会唱歌、会跳舞还会主持,你也不会啊?”顿了顿,她又道:“所以,我们在自身找不足,彼此将就吧,我不嫌弃你,你也不要嫌弃我。”

小姑娘还是一脸不高兴,很是嫌弃的样子。

苏荷想了想,便又问道:“那要不,我去学做饭、学打毛衣再学……什么玩意儿来着?”

黄小鱼忍住笑提醒:“剪纸插话扎辫子!”

“哦,对对,我去学这些,你回去也去学唱歌跳舞做主持好不好?”苏荷商量地问道。

依依眨了眨眼睛,突然一本严肃认真地说道:“妈妈,我觉得你现在的样子已经很好了,我已经很爱你了,不需要再改变了。”

苏荷立刻眉开眼笑,伸手摸了摸她的头,笑容可掬地说道:“乖,妈妈也爱你。”

黄小鱼:“……”

总算知道是怎么教育孩子的了。

苏荷跟女儿达成了共识,心情正好,陆沉跟成泽就急匆匆地外面回来了,陆沉还好,成泽那一脸兴奋都挡不住的样子,就跟捡了钱似的。

“你这是出门脑袋被砸了,终于把你砸傻了?”黄小鱼狐疑地问道。

“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就不要说话!”成泽瞪了黄小鱼不悦地说道,“我们有重要消息要宣布!”

黄小鱼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陆沉,一脸恍然大悟地惊喜表情:“恭喜恭喜,你们这是出柜啦?”

陆沉倏地抬起头,冷冽地视线落在了黄小鱼的身上,吓得他打了个寒颤,立刻不敢说话了。

“一个人长得丑嘴巴还这么毒,早晚会被人打死的!”成泽看着黄小鱼冷冷地说完,哼了一声转过头去。

看来他今天发现的事情真的很重要,以至于现在还兴致勃勃,看着苏荷道:“我刚才收到了一个消息……”

“你刚才?”苏荷挑眉问道。

是谁收到的消息非常重要,这关系到这个消息的靠谱程度。

成泽抿了抿唇,不怎么情愿地说道:“好吧,是陆沉,他刚才收到了一个消息,过两天会在山口县举行一个拍卖行,拍卖会上压轴的拍卖品是杨贵妃与唐明皇的定情信物。”

“定情信物?”苏荷拧着眉头说道:“是什么?”

成泽见苏荷有了兴趣,神情很是得意:“一根玉钗!”

“谁说杨贵妃与唐明皇的定情信物是玉钗的?”苏荷匪夷所思地反问道:“这个,这个错误太低级了吧?就算不知道历史,也该有点常识,《长生殿》里就有过表现,杨贵妃与唐明皇的定情信物明明是金钗和钿盒,所以他们的爱情也被称为‘钗盒姻缘’,这是时候金钗变成了玉钗了?”

成泽一张俊脸茫然而带着一股原来如此的恍然大悟,兴奋的劲头也微微散去了:“哦,原来是假的啊。”

“虽然说是定情信物有些夸张,不过是杨贵妃用过的东西倒是有可能,”苏荷沉思了一下问道:“你们说的那个拍卖行靠谱么?别是卖假货的。”

“消息绝对可靠,这个拍卖行的信誉还不错。”陆沉开口解释道,顿了顿,他又道:“不管是真的假的,我都要去看看,如果真的是杨贵妃的东西,那是我们属于我们中国的,不能落在日本人手里,东西我是无论如何都要拿回来的。”

苏荷很是警惕地看着他问道:“你想怎么拿?”

先问清楚方式,如果要作奸犯科什么的,她可不能干,她会的已经够少的了,可不能再成为罪犯,依依会被歧视的。

陆沉奇怪地看了她一眼,似乎是诧异她怎么会问这么愚蠢的问题:“拍卖会,当然是买回来啊。”

苏荷干笑了两声,心里暗骂自己的想法匪夷所思。

两天匆匆而过,很快就到了拍卖会的日子。

为了这一天,黄小鱼跟成泽两人做了很多准备,他们很兴奋,对于黄小鱼来说,他一向受到的教育就是喜欢什么就自己去盗个墓。

而成泽,他完全就是紧张的,他很怕自己的行为会不当,引起什么笑话,成大帅哥所有的自信都放在了那张脸上,其他的地方薄弱的一塌糊涂。

有一个人比他们俩都紧张,那个人意外的居然是陆沉。

“你站好啊,”苏荷看了一眼正低着头像是做贼心虚的陆沉,忍不住压低声音说道:“你这样很像是来抢拍卖会的,你没看到保安已经往我们这边看了么?你到底在怕什么?”

陆沉终于肯抬起头了,让自己看起来正大光明了一些:“我怕什么?我有什么好怕的……”

“陆沉,真的是你?”一道清脆悦耳的女音从身后响起,语气里带着难掩的惊喜与愉悦。

在日本这个地界上,估计很难找出两个同样叫陆沉的人,所以苏荷很淡定地拍了拍陆沉的肩膀:“找你的。”

陆沉一脸绝望,生无可恋地转过头。

苏荷心里也很好奇,不过就是一个女孩子,居然就让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的陆警官这么反常,必须要好好见一见!

转过头,就看到一个翩翩身影,二十多岁的年纪,相貌靓丽,身材高挑,身上散发着青春活力,眉眼间带着自信坦然的神色,那种气质跟陆沉身上一样,女孩儿一双含情脉脉的眸子此时正落在陆沉的身上。

苏荷意味深长地看了陆沉一眼,原来还是桃花债。

“陆沉,你是来看我的么?”女孩儿疾步地走到陆沉面前,扬起自己美丽的面庞无比期许地问道。

陆沉像是突然间瞎了一样,根本看不到女孩儿的娇俏美丽,面无表情地说道:“不是,要是知道你在这里我根本就不会来。”

苏荷诧异地看了他一眼,看来黄小鱼跟成泽对陆沉有很不好的影响啊,这孩子变毒舌了啊,对女孩子都不知道要怜香惜玉,简直该给差评。

谁知女孩儿一点都不在意,反而包容地看了他一眼,一副‘都是我的错’的语气道:“你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陆沉,你体谅一下我嘛,当时那种情况,我也没办法……”

陆沉突然伸出手拉住了站在他身边苏荷的手,与她十指相扣,在女孩儿的面前晃了晃。

就是这么一个动作,刚才任由陆沉冷言冷语都无动于衷的女孩儿,一瞬间红了眼镜。

被突然拉来当挡箭牌的苏荷:“……”

苏荷忍不住捂住了脸,心里暗道一声造孽啊,可问题是这没心没肺的人造孽还要拉上她,她招谁惹谁了?

陆沉没管苏荷心里怎么想,他抬手看了看时间,转过头柔声对苏荷道:“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该进去了,你不是吵着一定要来么?”

“我?”苏荷指了指自己,又看了看泫然欲泣的女孩儿,那句她不是一定要来的话怎么都说不出口。

是她要来的,可是也是他要来的吧?这怎么让她一个人背锅?这事她不干!

陆沉拉着她转身就走进了会场,苏荷匆忙地对着女孩儿说了一句:“不好意思啊,他这个人就是这样……喂!”

陆沉昂首挺胸地走进了会场,一反刚才进来时缩头缩尾的样子,苏荷脸上保持着得体的笑容,压低声音说道:“很嚣张啊,拿我当挡箭牌?现在不怕了?”

“你怎么知道就是挡箭牌?”陆沉淡淡地反问道。

苏荷:“……算你狠!”

苏荷当然不会把这话当真,只以为他是为了给自己脱身随口说说的。

几人选了一个位置坐下,为了不是显得那么像是来组团抢劫的,几个人并没有坐在一起,而是分了前后两排坐了下来。

苏荷带着依依和陆沉坐在了一起,等待着拍卖会的开始。

“你觉得真的是杨贵妃的玉钗么?”苏荷低声问道。

“嗯,我已经找朋友确认过了,东西是真的。”陆沉目视前方,压低了声音:“我现在更想知道这个东西是怎么流落出来的,卖家又是谁。”

苏荷一怔,微微侧过头,看到他眼中沉静的光,似乎只要跟中国的古董有关的事情,他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冷静执着,不追根究底誓不罢休。

她突然觉得有些头疼,突然,她想到了一个可能,忍不住一脸的愕然看向他:“你不会,你不会以为这个也是千鼠干的吧?这事可都过去这么多年了。”

末日解码》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五片云】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五片云)或者(dushu543),关注后回复 【末日解码】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末日解码

末日解码

  • 来源:书香云
  • 时间:2019/7/7 5:53:58

一副奇怪的画,一本死者留下的笔记,一个被供奉的水晶头骨,都成了盗墓组织争相抢夺的对象。失踪十年的姐姐突然出现,又神秘死亡,留给她的是一个孤女,一大笔遗产,还有一个玛雅人的预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