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网是一家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专注为小说爱好者提供各种好看的热门小说。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 > 步步惊婚:强娶亿万萌妻 > 步步惊婚:强娶亿万萌妻全文章节免费阅读第18章《步步惊婚:强娶亿万萌妻》

步步惊婚:强娶亿万萌妻全文章节免费阅读第18章《步步惊婚:强娶亿万萌妻》

发表时间:2020/10/18 17:15:50来源:微阅云热度:

《步步惊婚:强娶亿万萌妻》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总裁风格小说,小说全文讲述:墨梓卿可不管其他人在想什么,她只想和爷爷说说话,这次她回国,也不过是因为爷爷要过寿了,不然,她压根不会这么早来。...

步步惊婚:强娶亿万萌妻

接到电话,立刻结束和好友的下午茶时间,匆匆的赶回家里,才一进门,就听到了一道熟悉的,却不该属于墨家的声音,墨梓卿立刻皱起眉头,推了推鼻梁上有些下滑的眼镜。

脚步渐渐的变的缓慢,几乎是停在原地不动,不知道在想什么。

“小姐回来了。”一道惊喜的声音打破墨梓卿的沉默。

抬起头,看到的就是想来不苟言笑的林叔居然笑的一脸和蔼的,站在她面前,满是惊喜。

对上这个一直以来都对自己像是亲生女儿一样疼爱的男人,墨梓卿也只能会以笑脸:“林叔,我回来了。”

“老太爷才回来,就一直在询问小姐呢。”林妈估计是听到自家丈夫的声音,也走了过来,笑盈盈的。

“是吗?我去看看爷爷。”一听到最疼爱自己的爷爷提起自己,墨梓卿立刻就抬脚向客厅走去。

才走两步,却被林妈喊住,笑着回头,看到林妈一脸为难,心思一转,就知道她在担忧什么,安抚的笑了笑,不等她开口就先说话了:“林妈,别担心,这是我家。”

墨家,是她家,她不需要怕谁,或者忌讳谁,更何况,爷爷都回来了,难不成,还有谁敢在爷爷面前欺负她?

再者说了,她墨梓卿也不是谁都可以欺负的软柿子,就像之前她告诉墨紫苑的,谁欺负她一分,她一定会千百倍的还回来的。

说完,立刻转身走了进去。她的身影才出现,原本坐在客厅一脸严肃的墨老太爷就看到了,一张严肃的老脸立刻就有了笑意,慈爱的对着她招招手:“过来,让爷爷看看。”

看到从小就最疼自己的爷爷,墨梓卿脸上挂着笑意,看都不看坐在一旁的几个人,直直的走过去,直接在他身边坐下。

墨老太爷向来都是墨家最让人敬畏的纯在,不要说墨紫苑和靳明玉了,就是墨梓卿和墨紫苑的爸爸,墨齐楠,对墨老太爷都有一丝畏惧,却偏偏,墨梓卿是最不怕他,也是最得他疼宠的。

就像之前,墨齐楠在,墨紫苑在,慕逸凡和顾淮安都在,几个小辈,都是在陪着墨老太爷说话,对于墨紫苑的乖巧,墨老太爷也是不冷不淡的,甚至,最爱插诨打科的顾淮安,在墨老太爷面前都不自觉收敛了积分,不敢太过放肆。

几个人都端坐着,陪着,却没有人敢坐在墨老太爷身边。

慕逸凡和顾淮安都以为,墨老太爷果然和传言中一样,威严,漠然,心里更是尊敬几分,却没有想到,墨梓卿才一出现,一直都是冷着一张严肃老脸的人突然就笑的像是邻家最慈祥的爷爷一样。

更不要说看到墨梓卿直接走过去,撒娇似得坐在墨老太爷身边,捞着他的胳膊不住的摇晃,更是让没有见过这样场景的两个男人愣神。

墨齐楠看到小女儿回来,父亲立刻露出笑脸,脸上也有一抹欣慰,看着墨梓卿的表情也变的柔和,却一闪而过,几乎没有人察觉,而一旁的墨紫苑,在墨梓卿出现后,就低下头,一直没有抬头。

又是这样,又是这样,只要是墨梓卿在,就永远不会有她的存在,她在这里坐了这么久,说了那么多贴心的话,却只是换来墨老太爷一句冷淡的“你有心了”,可是看看,墨梓卿一出现,什么都没有做没有说,就能得到他的笑脸。

一样都是孙女,为什么就有这么大的区别?

凭什么?她那里不如那个脾气古怪,又土又丑的墨梓卿了?不就是因为墨梓卿是他中意的儿媳妇生的,而她,却是妈妈的女儿,妈妈得不到他的青眼,所以自己也是碍眼的,不是吗?

墨梓卿可不管其他人在想什么,她只想和爷爷说说话,这次她回国,也不过是因为爷爷要过寿了,不然,她压根不会这么早来。

自从三岁墨梓卿的妈妈,安然带着她回娘家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每次都是墨老太爷想孙女了,就飞到国外去看一眼。

直到墨梓卿十岁,第一次自己回国,之后,不定时什么时候回来,一般都是隔一年回来住几天,这次,如果不是墨老太爷过八十大寿,墨梓卿要明年才回来了。

步步惊婚:强娶亿万萌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步步惊婚】 或 【强娶亿万萌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步步惊婚:强娶亿万萌妻

步步惊婚:强娶亿万萌妻

  • 来源:微阅云
  • 时间:2019/6/17 9:40:49

“墨紫苑,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爬上我的床?”男人隐含不屑和讥讽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却不是她的名字。冰凉的手指在身上危险的游移,因为药性,她不由自主的攀上男人的颈项,凌乱的大床上,她度过了此生以为最屈辱的一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