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网是一家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专注为小说爱好者提供各种好看的热门小说。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 > 仙侣奇缘:妖孽美男找上门 > 小说仙侣奇缘:妖孽美男找上门小说全文精彩阅读

小说仙侣奇缘:妖孽美男找上门小说全文精彩阅读

发表时间:2019/10/10 3:22:51来源:快阅热度:

《仙侣奇缘:妖孽美男找上门》是文笔极佳的玄幻风格的小说。精彩章节阅读:“从此你便是我暮胥的二弟子。我不要求你有什么出息,也不指望你能替我挣光,我对你的要求还是当初和你说过的一样。”...

仙侣奇缘:妖孽美男找上门

新进弟子按着顺序走进大殿,缓缓行礼,动作参次不齐,直看得辛明和辛耳纠结,两人对视一眼,这些礼节,都在昨天发给他们的书中,真怀疑他们是否有看过。

  “你们抬起头来。”掌门无且发话,威严中还带着一丝亲切,让人忍不住会按着他的意思去做。

  抬起头的那刻,宋昔,柳玉嫣还有高灿琼都明显的惊呆了。他们幻想过他们现在的场景,连最坏的打算都讨论过,但没有一个比得上真实的那么令他们吃惊。

  尤其是柳玉嫣,看见暮胥的那一瞬间,她就对着暮胥喊:“你怎么在这?”

  吃惊,疑惑,更多的是不屑与嫉恨。柳玉嫣失去了以往的高贵优雅,当那个人离开火国时,她以为再也不会见到暮胥了,可是,现在她就出现在自己面前,而且此刻的自己失去了所有的优势。她马上反应过来,玄门的执法长老便是暮胥,那个她一直不愿再见到的人。

  柳玉嫣看到暮胥淡淡的看了自己一眼,还是那毫无感情的眼神,好像什么都不值得她注意一样。就是暮胥这种看透一切的淡然让她最讨厌。凭什么她一出现,就要抢走一直属于自己的宋昔。

  玄门上下都知道暮胥下山一段时间,刚刚回来,从现在这个场景看来,那段时间,暮胥在火国带过一段时间,还发生了什么事。

  这点,狄国的凌梓棋,于贤凯,还有靖国方子杰和方娉婷也都猜到了。不管曾经发生过什么事,这对他们而言,无疑是件益事。

  宋昔和高灿琼上前拉着柳玉嫣,他们没料到柳玉嫣会如此失态,虽然看到暮胥的那刹那,他们也失神了。

  宋昔刚想开口为柳玉嫣的失礼道歉时,就听见暮胥肩上的黑猫生气的开口。

  “你算什么东西啊?竟敢用这种语气对殿主说话?玄门大殿上那容得了你这么放肆?”诺生气的说道,那人算什么啊?一看就知道是仗着自己的身份和姿色,无法无天的草包,居然敢这样和殿主说话,诺真想扑上去抓花她的脸。

  听了诺的话,柳玉嫣的紧紧握着手,手心都快被她的指甲弄出血来了,但她不在乎,她知道自己刚才失态了,只用这样才不会让她继续失态。但这一切她都会记得,总有一天,她会加倍,不十倍百倍的奉还给那些人的。柳玉嫣在心中这样告诉自己。

  玄门上下看着炸了毛的诺,都有点好笑它刚才说的话。在玄门,就连普通的扫地的小厮都知道,诺是最无法无天的,现在居然说别人放肆。但他们都没有表现出自己的笑意。玄门的每一个人都很尊敬暮胥,不仅仅是因为暮胥执法长老的地位,更是暮胥自己的能力。暮胥好像是对什么都不在乎,对什么都很冷淡,但玄门的人都知道暮胥把玄门当作自己的家,决不允许别人的伤害。

  掌门无且看了暮胥一眼,暮胥还是没那种与己无关的态度,看似漫不经心的抚摸,却阻止了诺继续出口的话。

  “师妹,这些新进弟子中可有你想收为弟子的吗?”掌门开口问,就像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暮胥想到来之前自己卜的卦,卦上显示有朋自远方来,原来就是指宋昔他们吗?心里不禁感到失落,还有不易察觉的疲惫。

  暮胥的视线扫过那些弟子,看着他们或多或少的紧张,没有开口。

  “殿主。”本不该出现在大殿上的白露突然走到暮胥面前跪下。

  白露可以感到自己的心跳在殿主视线的注视下不断加速。玄门上,不仅仅是玄门的弟子,还有许多负责日常整理,照顾玄门上下饮食的普通人。那些普通人才会称呼暮胥是的长老为殿主。可是,白露不想再称呼暮胥为殿主了。

  “白露斗胆,请殿主收下白露。”

  执教长老彬霆笑着开口说:“呦,白露,你终于敢拜小师妹为师了啊?小师妹,白露在冷凝殿里那么久了,资质也不差,多多少少也学了点皮毛,而且白露对冷凝殿也那么熟,诺也挺喜欢她的,你要不就收下白露吧!”

  彬霆说的不错,暮胥松口答应收徒时,掌门和其他两位长老都以为暮胥一定会正式收白露为徒。

  诺歪着脑袋想了想,说:“殿主,要不你就收白露为徒吧!这样你有徒弟了,也不用在那些新来的人费心挑选了。”

  诺的话让掌门无且冷不丁的心颤了一下,说:“师妹,收白露为徒是不错,但是就白露一个,冷凝殿不是还是老样子吗?太冷清了,听辛明和辛耳说,这次的弟子资质都很不错。”

  “收徒又不是买东西,还买一送一啊?”诺瞪着无且反问。

  彬霆笑了出来,齐齐被大师兄鼎邢和三师兄朽清登了一眼。收到两位师兄的飞眼,彬霆赶紧做好,摆出一副庄重的模样。

  看着四师叔的样子,秦峰其实挺想提醒一下,四师叔,玄门上下谁不知道您老就是个老顽童啊?怎么装都没用的。

  “白露。”暮胥开口。

  大殿里的人都在等着暮胥接下来要说的,当然,还包括暮胥肩上的诺。

  “从此你便是我暮胥的二弟子。我不要求你有什么出息,也不指望你能替我挣光,我对你的要求还是当初和你说过的一样。”

  暮胥的话让白露想起了刚刚被殿主带回冷凝殿的那天,那时的殿主自己只是个十一岁的小孩子,但她却用着不容反驳的语气告诉她所要遵守的规矩。

  “你入了玄门,不管你以后会不会一直待在玄门,若你敢做出什么有害玄门的事,我绝不饶你。”

  白露对着暮胥磕了一个头,抬起头,直视着暮胥的双眼,说:“是,师父,弟子定当谨遵师父教诲。”

  她不在乎为什么自己只是殿主的第二个弟子,她只知道,殿主收下了她,这让她做梦都会想笑。

  鼎邢开口问:“小师妹,白露是二弟子,那你冷凝殿的大弟子呢?”

  “劳烦师兄多虑了,暮胥只有打算。至于其他的,凡是能入我冷凝殿者,我不要求一定是最好的,但必须是我满意的。一个月后的考核,谁能让我满意了,谁便可成为我暮胥的弟子。”暮胥淡淡的看了眼那些新进的弟子,看似漫不经心的说,“我这人极其护短,凡是我冷凝殿的人,便决不允许他人欺负。但他若敢做出什么不利于玄门的事,我也定会亲自清理门户。”

  暮胥的语气很是平淡,也好像只是对她将来的弟子说的,但所有人都听得出,不管是谁,只要那人做出什么危害玄门的事,暮胥真的会亲自动手清理门户,毫不留情。

  “师兄和两位师弟的意思呢?”掌门开口询问。

  “那便一个月后在说吧!”元武长老鼎邢开口说道。

  律德长老朽清点头表示同意,彬霆也开口表示自己没意见。

  如此一来,所有新进的弟子都要等一个月之后的考核,过了才能成为真正的玄门弟子。

  除了宋昔三人说不出感觉之外,其他的站在前面的人或多或少都有点遗憾。

  暮胥起身行了一礼,便转身向着大殿出口走去。

  掌门无且刚想开口,让弟子都散了时,发现暮胥突然的停住了,她看着新进弟子最后一排的一个女孩。那女孩很苍白,一看就是个久病缠身的人。

  “你叫什么名字?”暮胥缓缓开口,丝毫不觉自己的问话引起了多少人的注意。

  趴在暮胥肩上的诺有点不安,它不知道暮胥为什么突然会去询问一个毫不起眼的女孩的名字。

  “木棉。”木棉回答。

  墨痕感到后面的情况,不禁担心的转头看着事态的发展,生怕木棉那个傻丫头说错话,得罪了执法长老。一路上,要不是自己照顾着,都不知道那丫头能不能活着到达玄门。使劲的给木棉使眼色,但墨痕发现木棉压根没注意到自己。

  不能怪木棉,刚才偷偷看了眼执法长老,木棉发现那人就好像天上的仙人似的,那么脱俗,不染一丝凡尘气息。

  “殿主。”诺不安的开口,但暮胥没有理会,继续开口问:“那你为什么来玄门拜师?”

  “啊?”木棉愣了一下,犹犹豫豫的,不好意思开口,看了眼墨痕,发现他正在给自己使眼色。木棉从没像现在这样懊恼自己是那么笨,看不懂墨痕的眼神。

  “我,我想活下去。”木棉知道,当暮胥停下来询问自己的名字时,大殿上的人都看着她们,而现在,她可以敏感的感到有人的视线从好奇变得不屑。

  木棉抬头小心翼翼的看着暮胥,她不想被暮胥讨厌,虽然来玄门的目的真的是想要活下去,但她不希望暮胥以为自己是个贪生怕死之徒。这种念头毫无理由的就出现在木棉的心中,而一想到这种可能性,木棉就感到难过。

  “就这么简单吗?”暮胥淡淡笑了笑,说,“那你可愿当我暮胥的大弟子?”

  所有的人都愣住了。暮胥的笑很淡雅,就如午夜绽放的昙花,吸引人的目光。

  玄门上下都知道暮胥难得一笑。而掌门和其他三位长老更是明白这一点。暮胥可以说是他们看着长大的,暮胥笑的次数屈指可数。而现在暮胥却对一个毫不起眼的女孩笑了,这让他们费解,那木棉一看就知道是个久病缠身的女孩,那样一个女孩有什么不同之处吗?

  “你好漂亮。”

  “殿主。”

  木棉呆呆的声音被诺突然发出的尖叫给掩盖了,但暮胥还是听到了木棉说的话。

  暮胥看了诺一眼,把诺想说的话全部给堵了回去。

  当木棉反应过来暮胥说了什么时,连忙使劲的点头,生怕暮胥反悔了。

  墨痕看着事态的发展,有点奇怪为什么玄门高高在上的执法长老会对木棉这样的女孩子另眼相看,难道真的是傻人有傻福?

  暮胥指尖滑过食指,看着血从出口冒出来,便在心中默念心法,伸手在木棉眉间轻点了一下,当暮胥的指尖离开木棉的眉间时,木棉眉间的血迹一点点淡下去,直至消失不见。

仙侣奇缘:妖孽美男找上门》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仙侣奇缘】 或 【妖孽美男找上门】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仙侣奇缘:妖孽美男找上门

仙侣奇缘:妖孽美男找上门

  • 来源:快阅
  • 作者:公子蓝枫
  • 时间:2019/6/22 13:27:27

她说:“我这人极其护短,凡是我冷凝殿的人,便决不允许他人欺负。” 她说:“你若胆敢招惹她,我定将你挫骨扬灰。” 她说:“草木如何有心?” 她的话,一字一句都不带一丝感情,硬梆梆的,可是他却不自觉的去招惹她,像是着了魔似的,想看她因为自己而透漏出不一样的情绪。 他说:“我当真好奇,若是你染上了这凡间的爱恨,会是个啥样子。” 他说:“那人到底有什来头,居然值得你如此费心费力。” 他说:“你可有心?” 他从来都是玩世不恭的,可是为何要用那么受伤的眼神看着她?心?当她有心时,情爱于她只是修炼的劫,当她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