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网是一家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专注为小说爱好者提供各种好看的热门小说。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言 > 爱在伤花重开时 > 爱在伤花重开时小说全文章节目录阅读第6章受启发,规划生涯

爱在伤花重开时小说全文章节目录阅读第6章受启发,规划生涯

发表时间:2020/2/17 11:34:56来源:微小宝热度:

《爱在伤花重开时》是一本现言类型的小说。主要讲述:母女因为新家新环境心情也不那么疲惫了,似乎我们这就变成了这个北城大都市的居民了。...

爱在伤花重开时

卫少松开我就到另外的房间更衣沐浴去了,房间里面剩下我和珍珍,她的眼神鄙夷又仇恨,一手撑住墙壁挡住我。

“你,现在起得听我的,因为卫少他是我的人,只有我才让他满意。”

对珍珍这样忽然地龇牙咧嘴,我是有预料的,今晚在至尊皇宫看她不断地牛眼瞪着雅若就知道了,她势必想霸占卫少属于她。

“不见得吧,我看他喜欢那么多的女孩,早晚会有人取代你的。”

“你想取代么?可是你完全没有经验,要胸没胸要屁股没有屁股的,他对你可能没有感觉吧。”

我走到靠近门口的白色真皮沙发上坐下来,双手交叉抱着审视眼前开始张牙舞爪可笑地争取宠爱的女孩,我看的出来她和我差不多大也是不到二十岁的年纪。

“你是学过舞蹈吗?”我淡淡地扫视她结实的大腿询问她。

她坐在我身边翘起二郎腿点起一支烟,吐出一团烟雾说:“算你有眼光,我从小就喜欢跳舞,各种民族舞蹈和肚皮舞钢管舞都难不倒我,我跳舞的时候就希望所有的男人都应该看我舞蹈。”

她的性感应该是早熟的稚嫩的才对,可她抽烟的姿势很熟练到喷火,是男人很难招架的那种,圆圆的眼睛猫一样惹人怜惜。

“那你在四月蔷薇派应该是最红的吧?”

我的话像是恭维她,其实是想知道她的底细。

她得意地点头,下巴都要翘起来了。

“你是短期走红,还是长胜王后呢?”

“我啊,我当然就在那里三年了啊,我家人也知道这行赚钱容易啊。”

她的话无耻到让我无语,只好恭维她:“前辈,多谢指教!”

“指教谈不上啊,男人呢在关门在房间内,是很喜欢女人造作摆个姿态的,那样能够让他们有征服欲望。”

“恩,然后呢?”我微笑仰视她,表示我真的很崇拜她。

“跳舞啊,你可以请我教你啊,学费算你半价五千块。”

我冷漠看着她伸出五根手指头在我眼前晃,我不坐任何表示。

“怎么,嫌我收钱多么?跟卫少要啊。”

我起身开门出去在二楼的大书房找到穿着睡衣打盹的卫少,摇醒他。

“你让我跟她学习,她正向我收取学费。”

卫少漫不经心地不说话,他似乎对这些无感。

我坐他膝盖上把他脸掰端正,让他看着我。

“我不要这个完全没有羞耻心的女人教我什么,你让她离开这里,不然我走。”

我这么反击是因为我已经有了先前的几千块美金,似乎我的自尊心也恢复了不少,才敢有勇气这么说话。

我期待的结果也基本上如我所愿,他没有说什么直接去了刚才的大卧室里,关着门的房间吱一声打开,娇艳脸色失望沮丧的珍珍背着包,拿着小皮箱走了出去。

卫少拥着我打开二楼阳台看见珍珍坐着黄色的计程车离开了,上车前依依不舍地回望了一眼这里,也不解地把目光扫视向二楼的我们。

“她走了,这里就只有你了,今晚应该给我了吧?”

“ 我们说好了的喔,你待会儿要送我回家好么?”我扯住他的睡衣领口,话语是柔软动听的。

“靠,你根本就不需要人教么,你个小东西。”

“你还没有答应我呢,几点?”

“十二点,好么?”

“恩!”

我顺从地任由他抱着我进了房间,眼神迷蒙看着他。

从昨晚到今晚,我发现我不能够由着别人主动而我自己被动到需要别人调教。有些事情嘛,回味一下过去看过的情感浪漫电影就意会了,我还需要向珍珍那样的完全放下廉耻的女人学么?

这也许是一场模式非常规下的恋爱,我没有机会在正常的场合去邂逅卫立仁这样的高帅富,老天爷在阴暗的地方让我扮演了一次灰姑娘。

其实,我心目中的理想异性也是卫少这样的九头身,外表冷漠内心狂热有温度的人,理想终于穿行到现实当中了。

我的思绪不再紧紧绷着,被她抱着放在浴室里的椅子上,贴心放水等我洗泡完他把我抱起放在床上为我吹长发,那种贴心有兄长般的味道也弥补了我一些遗憾。

他对那种事情驾轻就熟,也许所做的这些等同前戏,下一刻他要什么我都的配合,我期待又略恐慌地猜测着各种凌虐的场面。

在我闭上眼的时候,他也闭上眼睛了。

“跟你,好像回到了初恋,你也像她一样白皙安静。”

“我,我这也算是一次的初恋好么。”

他表情惊讶之余就把桌子上雪白水晶灯扭暗了光线,室内暧昧,天花板自动音乐播放器播放着低音爵士。

我们在彼此感觉良好的情形下合二为一了,互相取悦对方缠绵了半个钟头,他下床的时候还把卫生纸给我,我小心擦拭完发现了传说中的粉红色血。

桌子上灯光转换成亮光的时候,卫立仁瞥过一道眼光又迅速收走。我寻思着他故意视而不见的,是害怕担负什么责任,或者他已经见怪不怪了。

换好衣服,我换上一双运动白鞋配雪白针织连衣裙,我答应我妈要回去的,我不能让她没有安全感。

我回到家里,我妈已经和衣睡在客厅的木质沙发上等我,我这个浪荡女子是她的唯一,阳台上她用手洗好的衣服已经挂好晒着。

脚步声音还是把她惊醒了,她惊喜中有经过不安到放松一口气的神色。

“你穿着衣服哪里来的?”

“我们服饰店借来穿的,因为要顾及形象么,以后你女儿不用买衣服就借穿好了啊。”

母女因为新家新环境心情也不那么疲惫了,似乎我们这就变成了这个北城大都市的居民了。

清晨六点我妈就准时起床买来豆浆油条,吃完再小睡一会她就骑车到雇主家里上工去了。

我睡到中午时候去了附近的麦当劳里面点了薯条,一个我熟悉的身影走来。

“李柔,你也来北城了,啊我太高兴了。”

我一看这人我可是马上不高兴了,本来约好了卫少在这里的,谁想到是我初中同学白雪桦,对方眼神倒是明朗也带有惊喜我也就不必要防范什么的。

“哦,白雪桦,你好么?”

我笑容勉强被她察觉了笑嘻嘻地凑近我说:“过去的事情我们都太年少,希望你不要介意好么?我现在还经常和以前的初中同学保持往来呢,你要不要看看他们的照片?”

这个白雪桦当年因为男同学李千阳帮助脚受伤的我,背了我一回便当场撕破脸和我口水骂战一场,从此老死不相往来的我和她竟然在北城遇到也是我无奈了。

“这个连美丽现在从技术学院的舞蹈班,直接考到北城艺术大学编舞系了。”

一说到这个连美丽,她和我从小同一个舞蹈学校学习少儿芭蕾的,她各科成绩都很差小时候还偏胖被舞蹈班同学取笑的,连她都能够进入顶尖艺术大学我不得不感到意外。

“真不简单!”我赞叹一句。

“你可是跳舞得过比赛冠军的,功课又好应该补习继续填志愿报考艺术大学的。”

我看她眼神端正并没有反讽我的意思,就认真听她继续说。

“这是你好朋友江文音说的啊,她就在附近不远的政治大学法律系呢,你不知道么?”

我小学和初中最要好的朋友江文音,我都快要忘记了,她在我们小镇的初中考到县立女子中学,又考上华岛一流的学府政大也是预料中的事情。

我们的视线内走来两个男生,黑色西装衬衫配黑色牛仔裤的卫立仁一出现就会有让麦当劳里面的人们屏住呼息的魅力,他端直走来坐在我身边。

另一个单眼皮魁梧的男生,衣着普通脸上一半被青春豆覆盖的,我定睛一辨认就是李千阳没错。

“李柔,你男朋友啊?可以介绍认识一下么?”

两人几乎异口同声地问我,那种口吻让我猜测到了这两人不是做什么品牌直销的就是保险公司的兼职。

我思考来去不敢开口说话,因为我和卫立仁认识的不是正经地方,关系又是建立在金钱上的我不好说。

还是卫立仁大方地介绍了“你们看样子是李柔的同学吧?我们现在交往当中。”

话一说完,白雪桦的眼珠子快瞪圆,不可思议的表情完整展现在她的大饼脸上,李千阳平常就比较稳重的人没有表现出过度的神色。

我适时地说了一句陈年酸话:“你们也是从初中到如今终于修成正果了呀!”

这句话把白雪桦快要滴出来的涎水给硬生生给逼了回去,她很早就谈恋爱, 这句话把白雪桦快要滴出来的涎水给硬生生给逼了回去,她很早就谈恋爱,早熟又花痴,李千阳是符合她标准的阳刚气概类型。

卫立仁是绝对不会吃麦当劳的人,匆匆应付了白雪桦和李千阳我们又换了个山脚下安静雅致的餐厅用餐,我对卫少说:“我计划报考北城艺术大学的戏剧表演系。”

“好啊,至少比没有目标的好。”卫少把一颗南瓜丸子夹给我说。

爱在伤花重开时》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大海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大海读书)或者(dahaidushu),关注后回复 【爱在伤花重开时】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爱在伤花重开时

爱在伤花重开时

  • 来源:微小宝
  • 时间:2019/9/28 21:53:28

《李柔篇》我为了偿还亡父赌徒欠下的巨大债务,连续两次下海到夜总会捞钱,错把恋情当成了爱情,先后三段感情的洗礼都是伤害,荆棘中重新振作首先要认真爱自己。〈张雅若篇〉我做过无数次灰姑娘的梦,也希望我遇见的男人都是王子,就算不是也要差不多是。在我遇到成钢那年我十八岁,我很想嫁给他,他说:“我可以疼你,但不一定娶你。”成导英俊气度不凡,终于让我逮到机会发现他老婆外遇了,我使劲用心塑造自己多年就是想很体面地嫁给他,可他说:“我心累了,能等我么?雅若。”***海外职场****